智庫中國 > 

余淼杰:自貿區“添丁” 中國加快構建全面開放新格局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 作者:余淼杰 | 時間:2020-09-25 | 責編:申罡

文|余淼杰 


日前,國務院印發《關于北京、湖南、安徽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及浙江自由貿易試驗區擴展區域方案的通知》。至此,7年間,自貿區已覆蓋全國21個省份。


2013年以來,自由貿易試驗區已經進入到第六批。到現在,自貿試驗區布局已經逐步形成由點到線由線到面的、非常鮮明的、不斷開放的過程,也即是全面開放的過程。


9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強調,推動更深層次改革實行更高水平開放,為構建新發展格局提供強大動力。他強調,要把構建新發展格局同實施國家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等銜接起來,在有條件的區域率先探索形成新發展格局,打造改革開放新高地。


跟“十四五”規劃一脈相承


從習近平總書記上述重要講話中,我們也能更好理解三大新增自貿試驗區的意義——第六批自貿試驗區的設立,跟“十四五”規劃一脈相承,強調通過工業化、城鎮化和農業化三化融合來切實落地都市圈一體化發展。體現在新一批自貿區上,主要強調重點發展京津冀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以及長江中游城市群??梢钥吹?,北京自貿區獲批后,和天津、河北形成一條自貿試驗區帶;安徽獲批后自然地加入長三角經濟一體化;湖南的自貿試驗區則有一個特殊作用——對接南部粵港澳大灣區,打造更緊密的中非經濟合作。


具體來看,北京自貿區的亮點是服務貿易和數字經濟。在全球化格局發生深刻變化的背景下,中國要繼續加強作為亞太地區價值鏈中心節點位置的作用和功能。如何實現這一點,就是要打造一個知識密集數字導向的全球價值鏈,這是尤為重要的。北京有眾多的總部企業、頭部企業,把北京和其他自貿試驗區加以區分,差異化發展,說明了中央對北京自貿區寄予厚望,也說明了北京自貿區的獨特作用,能夠更好地體現北京作為首善之都的特殊歷史地位。


此外,北京自貿區戰略定位包括助力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強調與北京市改革聯動,各項改革試點任務具備條件的可在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全面實施,并逐步在北京市推廣試驗。從某種角度上講,北京自貿區可以跟2013年上海自貿試驗區以及今年6月份提出的海南自由貿易港相提并論,因為它也有獨特的方向。


北京自貿區獲批后,京津冀協同發展尤為重要,尤其是差異化統一協調的工作。既要充分發揮北京作為首都、文化中心、頭部經濟、總部經濟的特色,也要發揮河北作為北方制造業大省以及河北保定白溝經貿區的作用。常說“南義烏北白溝”,白溝是重要商品集散地。如果能把京津冀自貿區打造成為類似于前店后廠的模式,不可謂不創新。前面是天津海港濱海新區,后面是河北制造區以及商貿區,而北京作為服務貿易以及文化中心,在里面起到引領的作用,三者可以相輔相承,共同發展。


自貿區還需下“深水”改革


中部地區的湖南對自貿區向往已久。湖南有一點優勢很明顯,即在中部省份中,湖南是有效連通長江中游經濟帶以及粵港澳大灣區的重要紐帶??陀^講,現在五大城市群中,長江中游城市群已經取得一定發展,但還有更大發展空間。湖南在之前的經貿發展中廣泛地承接廣東的騰籠換鳥,部分加工貿易企業從粵港澳大灣區轉到粵北的韶關,再從粵北的韶關轉到湖南南部,可以說是粵港澳大灣區經濟帶的溢出或者是外延。


另外,湖南也是長江中游經濟帶的重要地區,長沙是長江中游城市群三大中心城市之一,其經濟發展在中部起到引領作用。此次,江西沒有成為第六批自貿區,有一定遺憾。相對湖南來講,江西在對接粵港澳大灣區方面還有提升空間。


安徽這次獲批自貿試驗區,對于其加入長三角一體化具有三方面明顯“加持”:第一,往北承接了產業轉移和聚集;第二,在蕪湖-馬鞍山一線發揮沿江優勢,可繼續融入長三角一體化;第三,安徽有中科大的支撐,可以發揮科技中心獨到的人才優勢,為自貿區對長江經濟一體化提供智力支持。有利于上海、江蘇、浙江以及安徽差異發展,各自發揮比較優勢。


從地理位置上看,第六批獲批以后,胡煥庸線以東基本上所有的省份都有自貿區了,只剩下中部的江西、西部的貴州、北部的山西以及東北的吉林,這四個省還沒有自由貿易試驗區。預計在“十四五”期間,第七批自貿區有望覆蓋這四個地區。


所以,在筆者看來,在不遠的將來,胡煥庸線以東所有省、直轄市都設立自貿區,形成東中西部自貿區全覆蓋,這對切實落地我國構建全面開放新格局是一個重要的舉措。換言之,中國構建全面開放新格局的步伐正在加快,我們有望看到新發展局面在短期內形成。


過去數年,自貿區在原來的出口加工區的基礎上,很好地做到了一線放開,二線管住,法無禁止即可為及準入前國民貿易負面清單,同時也很好地落實了貿易的自由化以及投資的便利化,并實現政府的簡政放權,改事前的審批為事中事后的備案,這都是實在的成果。


筆者預計,下一步開放還將涉足“深水區”,這主要體現在自貿區的設計方面。改革和開放是相互融通的過程,在改革中推開放,在開放中促改革,是相輔相成的作用。自貿區下一步需要下“深水”改革,有這么幾點:第一是在服務貿易領域,需要進一步深入改革和發展;第二是金融方面的開放,必須繼續地深入進行。


在中國提出構建“雙循環”格局背景下,自貿區擴容自有其深意。在全球深刻變化,我們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以及百年一遇的疫情下,中國正通過不斷擴大開放,構建推進全面開放的新格局,來切實推進貿易全球化。


發表評論

山东体彩十一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