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科學治理實現綠色發展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段昌群 | 時間:2020-09-04 | 責編:申罡

文|段昌群 云南大學特聘教授、云南生態文明建設智庫首席專家

滇池是昆明市的母親湖,它的水環境關系著昆明的命運,影響著云南的發展。作為長江經濟帶上游地區的第一大湖,其水質特征還關乎中下游地區的生態安全。30年前的滇池,水綠如漆,人們避之不及,可時至今日,人們再漫步滇池,湖色清新、白鷺翩飛,美麗的湖濱風景展示出母親湖的美好。


滇池治理成效全國矚目


多年來,云南省及昆明市把滇池治理當作生態文明排頭兵建設的首要任務和昆明市經濟社會發展的頭等大事,發起了高原湖泊的救亡戰役。曾經作為中國水環境整治最難的滇池,2016年全湖水質告別劣Ⅴ類,2018年水質達到Ⅳ類,在全國重點治理的大型湖泊中,滇池水環境率先呈現企穩向好的態勢。


滇池水環境出現里程碑式的轉折,是在昆明的人口比30年前增長1倍多、城市建成面積增長2倍多、經濟體量增長了100多倍的情況下取得的。這場曠日持久的戰役,化解了滇池流域及昆明市發展的巨大環境壓力,人與自然的關系逐步得到積極調整,實現了由人湖爭水向清水入湖的歷史性轉變。


遵循湖泊生態環境變化規律科學施策


湖泊富營養化污染治理是世界性難題,對于滇池這樣一個城市型湖泊來說,在昆明市經濟社會高速發展、環境負荷迅猛增加的情況下,解決其流域內面臨的富營養化問題,堪為世界水環境治理的高難戰役。為了打好滇池保衛戰,從“九五”時期開始,國家就把滇池水污染防治工作納入重點流域治理,云南省及昆明市堅持把保護治理滇池作為頭等大事和“一把手”工程,科學研判湖泊病因,按照病程有序診治。前十年以點源污染控制為主;隨后十年在“遏制增量污染”的同時“削減存量污染”,治標和治本雙管齊下,用治標為治本創造條件,用治本鞏固治標成效;最近十年,根據滇池治理實際提出“科學治滇、系統治滇、集約治滇、依法治滇”,不失時機啟動了生態修復,在全國范圍內率先推進湖泊治理的全域河長制、河段上下游的生態補償等一系列制度建設。上述科學治理方式為欠發達地區解決高度工業化城市化中的復雜環境問題提供了“滇池方案”。


按照生命共同體理念實施全方位綜合治理


滇池屬于高原湖泊,地處三江分水嶺地帶,源近流短,水資源先天不足,水體交換十分緩慢;滇池處于昆明城區下游,人類對湖泊產生的影響較大,尤其是各種類型的污染最后都匯集到滇池內。滇池治理,只有把全流域當作一個完整的湖泊生態系統進行系統性全面考量,把影響湖泊水環境的陸源因素,如崇山峻嶺、徑流水源、叢林草地、農村城市,當作制約湖泊生命共同體的重要組成部分進行全要素統籌,才能從根本上遏制水環境惡化與生態退化。昆明通過面山“五采區”全面治理、城市截污治污體系構建、生態城市建設等舉措,筑牢了生態底色,農村面源污染治理力度持續加大,“量水發展、以水定城”的水資源優化配置等措施助推昆明走向資源節約型發展。


拓展流域內城市發展新空間


國際湖泊生態研究成果表明,任何湖泊如果入湖污染負荷高于湖泊生態系統的水環境承載力和水資源容量,即使采用世界上最好的管理手段和治理技術,都難以實現水質持續穩定地好轉。一段時間以來,滇池與我國很多污染治理的湖泊水體一樣,入湖污染物長期超過湖泊水環境容量的極限,在無法改變滇池自然稟賦的情況下,治滇之路在于調整和改變污染產生的經濟社會要素。


2020年1月,習近平總書記考察云南時指出,滇池是鑲嵌在昆明的一顆寶石,要拿出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勁頭,按照山水林田湖草是一個生命共同體的理念,加強綜合治理、系統治理、源頭治理,再接再厲,把滇池治理工作做得更好。作為一項復雜的自然—經濟—社會復合系統工程,滇池治理將進入城市格局優化減污、經濟結構調整削污、社會發展系統控污的新階段。為此,要堅持把滇池治理與昆明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有機結合起來,一方面,在流域內繼續按照生命共同體的理念推進滇池的全面治理,在資源和環境承載力的范圍內優化和引導流域內城市的綠色發展。另一方面,昆明未來發展需盡快拓展新空間,為滇池修復騰出必要生態空間。展望“十四五”,跳出滇池發展昆明,打造更大的新生態經濟圈,昆明市的跨越發展未來可期。


發表評論

山东体彩十一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