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數字經濟助推新動能的三個層面

來源:澎湃新聞網 | 作者: | 時間:2020-07-09 | 責編:李曉曼

 

當前,中國經濟也正在面臨著巨大的轉型壓力。伴隨著傳統增長紅利的逐步衰減,如何找到支撐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新動能”是我們必須破題的重大任務。這在逆全球化趨勢持續加劇、新冠疫情導致全球經濟衰退的背景下,顯得尤為迫切。

在所有的“新動能”中,“數據要素”和“數字經濟”被人們賦予了厚望。在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頒布的《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將“數據”作為一種單獨的生產要素,與傳統的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并列,成為了官方認定的可供驅動經濟增長的五大要素之一。

不可否認,這一判斷是重要的,也是符合時代發展趨勢的。作為一種新的科技革命的基礎要素,數據在現代社會中必然會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直接改變了整個社會的生產生活方式,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將之作為“新動能”的抓手,是一個重要的戰略轉變。然而,從現有的討論來看,各界人士對于“數據”和“數字經濟”對于經濟增長的助推作用,依然更多地停留在“生產要素”的層面,這種理解固然有益,但是卻或多或少地忽略了“數據資產”對于“新動能”驅動的其他功能,如果僅僅“就數據談數據”,而不能看到“數據”背后更大的“紅利”,則不利于“新動能”的充分挖掘。

客觀而言,我們如果要真正理解“數據資產”和“數字經濟”對于“新動能”的驅動作用,需要把握“三個層面”:

第一個層面:作為一種生產要素的數據資產。第一個層面是各類人士普遍強調的,也是被大眾廣為認知的,在這個層面,數據作為一種新的生產要素,基于數據資產形成的新模式、新業態、新市場、新領域、新技術的變革與發展,推動數字經濟在各個領域的發展,本身對于GDP、就業、稅收等一系列經濟發展目標的推進。例如,基于大數據要素而衍生的一些大數據產業、數字產業、數字媒體、人工智能、在線教育、在線醫療、網絡支付、網絡交易等,都是基于數據要素而開發開拓出的新產品、新領域、新市場,這些構成了重要的“新動能”支撐力,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測算,2015至2018年,中國經濟發展新動能指數分別為123.5、156.7、210.1和270.3,分別比上年增長23.5%、26.9%、34.1%和28.7%,這一增長率遠遠高于同期經濟增長率,是近年來中國經濟發展的一大亮點。

第二個層面:作為一種生產組織方式的數據資產。在這個層面,數據不是簡單地以要素的形式進入到生產函數,而是基于數據資產的新的生產組織方式,推動傳統行業的改造和革新,帶動傳統產業的“轉型”、生產組織模式的轉變、新價值的創造,從而帶動“新動能”。

這意味著,數據資產可以通過創新的“生產組織方式”,帶動所有產業的發展。例如,在傳統的產業劃分中,數字經濟可以同時幫助一產、二產、三產實現生產方式變革。在農業、畜牧業、漁業領域,以數據信息為基礎的新型智能農業、畜牧業、漁業正在興起,不僅改變了傳統的落后耕作方式,而且極大地降低了成本、提高了生產效率。在制造業領域,以數據資產為基礎,結合人工智能等前沿技術,大批制造業企業正在實現信息化、數據化、智能化,極大地提升了生產效率和管理效率。在服務業領域,數據資產基礎上的大數據、云計算使得服務的匹配效率、便捷性大幅提升,例如,基于大數據的金融科技服務對于金融配給效率的提升,一定程度上破解了傳統金融服務中的諸多難題。如上種種,都是基于數據,通過對傳統行業進行“生產函數”的重構,進而激發“老行業”的“新動能”。因為,這個層面幾乎涉及到所有行業,影響面廣,所以,對于“新動能”的帶動力無疑會更強勁。

第三個層面:作為一種新的技術和制度變革推動力的數據資產。這個層面是“數據資產”和“數字經濟”對于社會變革影響更為根本的層面,也是數據資產最為重要的層面。這個層面的主要任務,是基于數據資產的制度變革與完善,從根本上推動經濟社會各個方面制度的完善,實現全社會效率的提升,進而對于“新動能”的全面激發和推動。

我們都知道,中國經濟增長之所以放緩,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改革進程的滯緩,而背后更深層次的原因是,“改革進行到今天,好啃的骨頭基本上都啃完了,越到后面越是硬骨頭”,而這些硬骨頭之所以難啃,一定意義上講,是因為我們沒有好的工具,純靠傳統的“牙咬嘴啃”只能“事倍功半”。而“數據資產”和“數字經濟”則可能為我們“啃硬骨頭”提供了很好的工具,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例如,傳統的政府效率難以提升的問題,通過基于大數據的電子政務,從“跑多次辦不成”到“最多跑一次”再到“一次都不用跑”,極大地提高了服務效率和人民滿意度;基于大數據的社會管理,例如,一鍵報銷,既提升了效率,又杜絕了違規;通過大數據,對于各類犯罪的社會治理能力大大增強,人民安全感和幸福感越來越有保障;備受批評的戶籍制度,在近年來數據一體化的情形下,也多有改良……

從客觀來看,數字經濟對于新動能的帶動作用的三個層面,呈現出逐級遞增的作用。如果將數據理解為一種新的要素,可以激發“新產業”“新市場”,這些固然是“新動能”的重要組成部分,然而,盡管這些“新動能”的發展速度較快,但是由于這部分產業在整個國民經濟“總盤子”中的占比較小,因而,難以彌補傳統紅利下降的缺口,中國經濟整體依然呈現出下行的態勢。

如果將數據理解為一種生產組織方式,則可以利用這種新的生產組織方式對于國民經濟中有條件的相關行業進行全方位的改造,通過在“老產業”中激發“新動能”,帶動整個國民經濟的大面積增長。如果進一步,將數據資產理解為一種新的技術和制度變革推動力,那么我們將更有可為,因為這種基礎性的制度變革,會影響到每一個行業、每一個人,而如果我們能夠打通數據壁壘,基于數據資產的整合,圍繞國民經濟發展中的“不平衡、不充分”難題,布局好大規模改革的重啟,不斷提升國家治理體系和能力的現代化,則會帶來全面的經濟復蘇和新的景氣循環。

盡管數字經濟對于新動能的帶動作用在上述三個層面呈現出逐級遞增的功能,但是,當前,我們對于“數據資產”和“數字經濟”對新動能推動作用的重視程度,卻往往呈現出第一層面、第二層面和第三層面的逐次遞減的現象。對于第一個層面的討論非常多、實踐推進也非常多;對于第二個層面也不少,但相比于第一個層面,就缺乏了很多;對于第三個層面,則非常薄弱和稀缺。

如果我們僅僅從“新的要素”來理解數據資產和數字經濟,固然有益,但是遠遠不足,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在“新的生產組織方式”和“新的制度變革推動力”的角度來理解數據資產和數字經濟,通過后面兩個功能的挖掘和釋放,可以實現更加有力的新動能激發。

總而言之,數據資產助推經濟“新動能”的三大功能,都應該得到充分重視、充分發揮!

 

發表評論

山东体彩十一选5